4您现在的位置: 品位 > 专栏作家 > 生活专栏

杀死一个人比杀死一只知更鸟更容易

[ 07-8-21 9:23]    作者:沉蔓        录入:zhangchang    进入论坛

我做了这样一个梦。清晨。梦见有人对我讲话,模糊不清,一片恍惚。然后,就被不知哪里的敲打声音吵醒,确切的说,是震醒了。许久,才发现,是上一层楼发出的声响——钝器敲打墙壁的声音,电钻吱拉吱拉,像小时候不小心用指甲划黑板,用锅铲子铲玻璃——令人咬牙切齿毛骨悚然的声响。
 
不久的将来,如果忽略掉那些发生意外的概率之后,我在南京将会有第二个住所,如果毕业之前那些不算的话。事到如今,我不好再如何讲,谁谁谁,多么好,我和他(她)们相处有多好。当然我也不是圣人,也有缺点。缺点很致命,就是把世界看成自己的理想。事实上这是完全失败的。如果你现在来问我,某某某这个人,你觉得怎么样。我如今只能说,就现在的情况而言,某某某人,看起来还是有那么点优点,还是能忍受的。我只能这么讲。因为人与人保持最美好形象的方法,就是保持距离。
 
生活总是被琐碎的事刁难烦恼。深夜十二点,我对着一把刚莫名其妙就坏掉的门锁发愁。我没有一把起子可以把上面的螺丝钉下下来,用所有的道具,水果刀,银质刀,挖耳勺,刀片,钥匙,等等。好不容易门锁从门上卸下来,接着运用从小便有的拆卸本领,立刻把它大卸八块。最后对着一堆零件,一边坐着,一边发愁。我想我再也搞不好它了,再也回不去像原来在门里的那个样子,它的状况比先前还要糟糕,因为它被我分成了几十份,零零碎碎。
 
第二天早晨,拎着塑料袋装好的门锁尸体,去上班。拐到五金店,睡眼朦胧的老板对我的成果表示出相当大的吃惊,他说,你怎么会搞成这样, 两个把手都拆散了,这么多零件,肯定修不好了。只好再买一把。

于是下班回家便又有一个任务,装锁。起初想到找物业帮忙,拿着手机在小区晃啊晃,终于找到一个瘦骨嶙峋的小保安。踌躇着实在不情愿开口,只好装嫩:叔叔,能不能帮我装锁,我不会装。小保安看我一眼,又装做抬手看表,其实他手上根本没表,又看看天,说,我们已经下班了耶,你去找水电工吧。只好继续小区里逡巡,看看有哪些是那种可以帮我装门锁令双方都安心的好心人。但是找不到。情侣的怕误会。单独的更怕误会。只好回家,决定履行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传统美德。对着说明书仔细揣摩半天,方才明白哪个是哪个。接下来,按照说明书步骤一步一步来,小心翼翼,有了前科之鉴,不再莽撞地操起门把手就使劲扭来扭去了,像对待一片鸡的尾巴毛一样,小心呵护它。
 
半个小时之后,锁被神奇地装好了。于是把门神经质般的开来又关去,就是为证明这一点可怜的最后的成就感。它让我消去了白天里所有催生出来的郁闷。我想我应该马上下去荡秋千,只为庆祝终于解决掉这样令人头疼的事件。
 
黑暗里合衣而睡,疲惫到极点,不洗脸,就那么睡吧,单身的最大好处,就是没人催着你去洗脸,没人催着你去吃饭,你可以不洗脸不洗澡不吃饭就睡觉,也可以不脱衣服就呼呼大睡。以前在家经常如此——仰头靠在藤椅上看书,看着看着就睡了下去,灯一直开到两三点,等到忽然醒过来,才灰突突的去关灯,爬上床去睡觉。有时候爸爸会忽然叫我的名字以提醒或判断我有没有睡着没关灯,等到半天没响应,跑过来敲我的门。我通常是滴溜着睡梦中的口水来开门的。
 
不想了不想了,以前的事,统统该忘记,太遥远了,如果回忆,只一两遍就可,太多了,就会干枯萎缩,会遗忘,因为怕遗忘,于是催促自己不去想。
 
迷迷糊糊之中,我对一个叫做“生活”的玩意儿说了这么一句话:对啊,我就是那个叫做什么什么的死女人,一天买五本书三本杂志想让自己跑的更飞快点坚决不落后却最后搞到窘迫的傻瓜。嘿,嘿,嘿,come on baby,让我们来单挑。

中国的十大美女CEO[组图]
TVB电视剧古装美女推荐
重温经典:娱乐圈20位明星
肥肥去世!沈殿霞影视作品集
奥斯卡女配角中性美女
第80届奥斯卡电影影片集
韩国最高情欲电影《爱人》
氧气美女气质李英爱广告代言
气质徐若瑄国外游学可爱照片
快搜
单身    生活       
 
我爱旅游
专栏作家
优雅学堂
连载专区
化妆游戏 热门软件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