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您现在的位置: 品位 > 专栏作家 > 读书专栏

尴尬的代表作

[ 07-8-22 10:22]    作者:王国华        录入:chenzhu    进入论坛
上小学时读许地山的《落花生》,没觉出怎么好来,前些日子又有机会读了一遍,还是没读出“好”来,父亲以花生喻人,教育儿女:“你们要像花生,因为它是有用的,不是伟大、好看的东西。”这不是典型的心灵鸡汤吗?《DZ》和《qnwz》上有无数这样的短文,而且,比喻更精妙,文笔更华美,比许地山强多了。心高气傲的少年不由自主地想:这样的东西我也能写啊。他们的东西凭什么可以上课本,而我的文章连报屁股都上不了?
杨朔的《荔枝蜜》《茶花赋》也是如此,以物喻人,以蜜蜂来形容“勤劳的人民”,这算什么呢?如同把人比喻成鲜花,毫无创意可言。为什么要说他“语言精美,含蓄新巧”呢?
此外,还有朱自清的《背影》,看到父亲费劲地跳过月台去给自己买橘子,心里一酸,这是人之常情,很多写亲情的文章,情节比这个更感人,却远不及朱自清的文章影响大。去年,诗人梁小斌到长春来,我们请他吃饭,在饭桌上提到这个问题,梁小斌说,“五四”以后,青年们高呼打倒孔家店打倒封建主义,但是人们并不知道这个“封建主义”的帽子到底该扣在谁的头上。然后再看巴金的《家》,曹禺的《雷雨》,发现大家其实都在潜意识里把父辈当成了封建主义的代理者、代言人。然后,抗战来了,人们通过朱自清描写的这一小小画面突然意识到,父辈原来和他们一样,也是无能为力的流民。朱自清这篇文章一下子触到了人们内心深处最脆弱的部分。
他这一解释,我们都豁然开朗。事实上,是时代成就了某些作品。很多东西拿到现在来看,根本不足一道,而在当时,要么在纯文本上,要么在思想刻度上,一定有其独到之处,即使不是石破天惊,也是有所开拓。最典型的例子应该数刘心武的《班主任》,每当读到他那段著名的:“从这对厚嘴唇里迸出的话语,总是那么热情、生动、流利,像一架永不生锈的播种机,不断在学生们的心田上播下革命思想和知识的种子,又像一把大条帚,不停息地把学生心田上的灰尘无情地扫去……”我就无法控制自己要骂街的冲动。文章怎么可以这样直白,直白得就像在喊口号。可在那个时代,这已的确属于很前卫的东西了,并且着实引起了轰动。
所谓文学即人学,如果不能对社会有所影响,不能介入人们的生活还叫什么文学呢?很多“成功”的作品,就是因为打上了浓烈的时代烙印,才得以大红大紫。但可悲的是,又正因为介入当下太深,这些最初的开拓者,就只能作为过渡型作品存在。没有他们迈出的这一小步,就没有以后迅速行进的大踏步。它们或多或少地推动了社会、文化的进步,尔后又不得不被发展的社会所抛弃。大浪淘沙,总有一些东西被淘掉,虽然残酷,但是必要。否则人类怎么前进?而且,谁敢说,我们现在的努力不也是过渡呢?或许有一天,后人看到我们的东西,忍不住撇起嘴说,这都什么呀,这样的东西居然也算文章?殊不知,那是我们殚精竭虑,日夜煎熬才爬出来的,真可谓字字皆辛苦,听到这样的评价,我们若是地下有知,会做何感想?
不管当事人如何认为,在大家的共识中,《背影》就是朱自清的代表作,《班主任》就是刘心武的代表作。这些人的其他作品,可能比所谓的代表作要成熟许多,通畅许多,但是都没有其代表作影响大。他们的代表作,为他们打上了鲜明的标签。他们背负着自己的代表作,供一代一代学子展览。这种展览,越往后越显滑稽,因为,他们的作品离自己的读者越来越远,如不结合作者写作时的情境,读者只能一头雾水。这样看来,若是把他们的文章从课本中淘掉,作者会有所欣慰也未可知。
中国的十大美女CEO[组图]
TVB电视剧古装美女推荐
重温经典:娱乐圈20位明星
肥肥去世!沈殿霞影视作品集
奥斯卡女配角中性美女
第80届奥斯卡电影影片集
韩国最高情欲电影《爱人》
氧气美女气质李英爱广告代言
气质徐若瑄国外游学可爱照片
快搜
王国华    书评    代表作   
 
我爱旅游
专栏作家
优雅学堂
连载专区
化妆游戏 热门软件推荐